报告称中国女性已开启“自定义”模式
更新时间:2019-03-11

  中新网北京3月8日电 (记者 高凯)《2019女性、职业与幸福感报告》(以下简称《报告》)7日在北京发布,报告称,从职场角度剖析,关注自我实现的女性越来越多,中国女性已经开启“自定义”模式。

  今年的《报告》采取系统模型来衡量生养状况和女性工作意愿之间的关联。考核发现,因为事实原因,女性生育后将普遍为工作投入更少的时间,然而多数的女性不仅有志愿工作,而且仍然保持很强的晋升动力。以生育一胎的女性为例,考察发明,比拟于晋升能源减少的女性受访者(35.0%),认为本人晋升动力反而增加或工作状态不会改变的女性受访者的比例更高(52.8%)。

  研究发现,在制止晋升的原因中,“均衡工作和生活”以及“因为家庭责任需要多待在家里”的已婚已育女性占比是已婚已育男性的1.5倍。因为家庭责任,女性仍比男性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去处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问题。从城市来看,生活在深圳的女性(54.1%)相对幸福,比较于其余一线城市如北京(66.8%)、上海(66.5%)、广州(67.7%),她们在平衡工作和生涯方面的压力要更小。除此之外,女性在职场中还面临轻视等其余妨害——以不同的行业为例,房地产(27.7%)、互联网(25.5%)、金融及专业服务业(24.7%)重大程度位列前三。

  《报告》在问卷设计中采用李克特量表的方式测量女性对所处的职场环境和个人成长、发展机遇的评估。总体而言,在事实环境中,面临工作和生活挑战女性的占比最大(63.3%),而认为职业性质导致晋升机会有限的女性占比第二(62.7%),缺乏培训和实际机会来建立所需的核心才干则是第三大起因(55.1%)。

  大多数受访者不认为性别鄙弃是职场中的一个重要挑衅,他们认为性别因素在所有挑战中位列最低。但数据显示,女性职位越高,性别因素对她们所造成的影响会越大。在今年的受访者中,按照职级分辨,有68.9%女性CEO认为因性别因素更难得到晋升。

  当受访者被问及”向前一步”意愿时,踊跃的发现是有60.4%的女性受访者渴望晋升到更高的岗位,其中33.3%女性受访者欲望晋升到高级治理层。问卷同时收集了女性受访者不想提升到最高管理层的起因,其中“需要在家庭中承担更多义务”(57.4%)是排名最高的选项,而仅有9.1%的女性以为不能晋升是由于“领导力被低估”。

  《报告》指出,从职场角度分析,关注自我实现的女性越来越多,象征女性开始重视自身成长和社会价值,不依靠外在因素证明自己,而是通过实现自己的愿望及目标从而走向成功。这为企业供应了启示,应从女性雇员的需要出发,为其提供更多机会、更空想工作环境和激励措施。

  与此同时,女性受访者们也为企业提出了相关倡导,她们“自定义”了两类最能增加工作和晋升能源的选项:灵活的工作政策(57.6%)和“重返职场盘算”(53.6%)。此外,在企业内设破母婴室也得到了71.6%的女性和男性的支持。

  《报告》数据表明,在定义幸福时,88.6%的女性认为健康是最重要的因素;在定义成功时,61.3%的女性认为自我实现和目的是最重要的因素,远远高于健康、婚姻与家庭及金钱;只有较少数量的女性更关注权力、名誉和社会地位。而在定义胜利的标准时,男性和女性对金钱和权利的器重水平显然有所不同——女性更认可金钱,而男性更在乎权力。

  纵观报告整体数据分析,不论是从职场角色、家庭任务还是从两性关系上,中国女性正在以更宽的视线和更多的维度从新审视跟定义自己。(完)

  《报告》显示女性需要在职场中获得到更多认可和尊敬,在家庭中也是如此。对分娩后需要家庭供给何种支持,86.1%的女性受访者认为丈夫应该对家务劳动和婴孩照管承当更多责任,82.6%的女性受访者需要丈夫在情感上的支撑,而须要另一半在经济上给予支持的女性比例不到50%。

  本次《呈文》由女性个人跟职业发展互助公益平台励媖中国宣布,《讲演》率先发布了2C端的数据,调研地域波及一、二、三线城市和港澳台地区,主要年事跨度为出生于70年代到90年代的职场人士。

  针对女性心目中“幻想的职场环境”,《报告》发现有83.8%的女性受访者认为最主要的是工作中的认可和尊重,其次才是报酬(66.9%),而机动的工作政策排在第三位(56.8%)。80后和90后女性对比70后女性更需要灵活工作政策的支持。而在新一线城市杭州工作的女性,对充足或高于市场报酬的需要(72.4%)要高于上海(69.9%)和广州(69.3%)等一线城市。